杀人凶手?

   国子监的人惊讶,青莲学院的人更是震惊。

   “宋婉儿,老师知道你这次救人很危险,但是你也不能随便胡说,这次的事情完全就是一次意外。”青莲学院的夫子道。

   “意外?老师,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意外,所谓的意外,不过是有心人的设计。安装韵叶app”宋婉儿道。

   “好了,不要闹了,老师知道你刚刚受到了惊吓。”夫子接着道。

   宋婉儿坚持自己的说法,“老师,这次的事情,绝对不是一次意外,而是有人故意设计。”

   “故意设计?那他的目的是什么?就为了害人吗?”青莲学院的夫子道,看着宋婉儿的眼神有了不满。

   眼前的学子小小年纪,表现的很是优秀,夫子本来很喜欢,现在看着宋婉儿不依不饶的模样,夫子心里莫名的不喜。

   “老师,她到不一定是为了害人,也许凶手一开始没有想到后果会这么的严重,可是大家都看到了,木姐姐今天真的差点没命。”宋婉儿道。

   宋婉儿看了一眼青莲学院的众人,目光尤其是在某个人的身上扫过,看到她低下头避开自己的眼神,越发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老师,如果这些人当中就有杀人凶手,您这样不追究,就是在包庇凶手。”宋婉儿道。

   “宋婉儿,你这样说未免也太骇人耸听,我们都是娇娇柔柔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害人,还是你说的人其实不是学生。”云含雁若有所指的道。

   大眼小嘴如画般甜美清纯美女图片

   青莲学院当时在场的人就是两个班的学生,还有两位教导骑射的老师,如果说女学生都是无辜的,难不成所谓的凶手是两位骑射老师?

   宋婉儿道:“女孩子可不都是娇娇柔柔。”

   云含雁道:“你是在说你自己吧,你们这些不知道什么地方来的乡下人,的确皮糙肉厚。”

   “哈哈!”隐隐约约的笑声在一众女孩子中间响起,听到这样粗糙的话,国子监的学子目光都变得古怪起来。

   大家的目光随着云含雁的话,不由得都落在了她所说的宋婉儿身上。

   宋婉儿的皮肤不黑。不但不黑。她裸露在外面的皮肤看起来异常白皙,脸颊上的那一抹红晕,更是让她平添了一份魅力。

   国子监的学子脸色微微发红,他们突然觉得浑身都有些热。很快又是一冷。

   云墨察觉到那些带着异样的眼光。双眸暗含不悦看了过去。对上他目光的人顿时立刻移开了视线。

   “乡下人要是有这么好的皮肤,我也想要去乡下住。”青莲学院中一人开口道。

   女孩子们不说话,心里很是赞同。

   “咳咳!”青莲学院的夫子轻咳一声。让大家安静,“你说这件事不是意外,咱们之中有凶手想要害人,你有什么证据?”

   宋婉儿迟疑。

   萧凌晴道:“看你那副迟疑的样子也知道你没有证据,我们大家都知道你和木思凤是好友,不过你也不能为了她,随便冤枉别人。“

   最先惊马的那位姑娘,此刻一脸羞愧,怯怯的目光看向宋婉儿,她的马先惊了,这才导致木思凤惊马,可是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不是故意的,你相信我。”惊马的姑娘急声解释道,惶恐的目光看着宋婉儿。

   宋婉儿点头,“我知道。”

   “谢谢你相信我。”惊马的姑娘道,表情顿时放松了许多,谁说宋婉儿不好说话,眼前的人明明很讲道理。

   青莲学院的夫子看着宋婉儿和那位姑娘三俩句话就撇清了凶手的嫌疑,“既然她不是故意的,这件事肯定就是意外,咱们可以走了吗?”

   宋婉儿摇头,“不行。”

   “谁说没有证据,凡事只要做过,就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证据并不难找,幕后之人也许觉得这个局布置的很精妙,在我看来却满眼都是破绽。”宋婉儿道。

   “你少在这里吓唬人,你要是真的有证据,你倒是拿出来。”云含雁道,

   人心惊慌,此刻听到云含雁的话,大家纷纷点头。

   宋婉儿的眼神扫过面前的众人,尤其是青莲学院的同窗们,“你真的不自己站出来,你要知道如果我说出来,你的后果可能会不太好。”

   这是威胁吧?

   云墨冷着脸,在他看来婉儿完全不用把事情做得这么迂回,他完全可以直接查出来凶手是谁,至于如何处置善后,更加不用婉儿操心,他保证那人绝对不会再出现在婉儿的眼前。

   宋婉儿恳切的目光看了云墨一眼,让我自己来,我可以的。

   墨大哥,我总不能每次出事都躲在你的背后,我也想要为你分担一些事情。

   云墨颔首。

   他的小丫头娇娇柔柔,他愿意把最好的一切都给她,看着宋婉儿此刻自信满满的模样,云墨没有阻止她。

   “你们随我来。”宋婉儿道,转身朝着不远处的那匹疯马走了过去。

   疯马见到这么多人来,顿时浑身一颤,马蹄子嘚嘚踩着地面,害怕的抖了抖。

   “木姐姐这匹马是我挑的,它本性很温顺。”宋婉儿抬手伸向大马,在众人的惊呼声中稳稳地落在马头上,疯马很安静,在宋婉儿的抚摸中逐渐放松了身子,重新低头吃起了草。

   “它不过就是一头畜生,谁知道它当时抽什么风。”萧凌晴道。

   “抽风的不是马,是人。”宋婉儿别有所指的道。

   萧凌晴皱眉,不说话。

   “不错,这匹马平时的确很温顺。”负责教授骑射的夫子道,她很清楚这匹马的性子,在场用来教学马匹,每一匹她都很清楚。

   “那也不能说它就会一直温顺,谁知道它当时受到了什么刺激。”萧凌晴道。

   “晴晴说的没错,毕竟是一匹畜生。”云含雁道。

   负责教授骑射课的夫子皱眉,没有说话。

   宋婉儿目光灼灼的看着萧凌晴还有云含雁,在她们两个人话音落下之后,立刻笑着道:“你们说的对,它的确是受到了刺激,因为有人在它吃的饲料当中放了东西。”

   “有人放了毒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