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晨歪着脑袋冲他眨了眨眼睛:“辛玉哥哥,你没车怎么回去啊?”

“有钱就行。”辛玉打了个呵欠,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我走了,再见。”

程晨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眼里闪过一丝精光,抿着嘴角慢慢笑了。

隔天早上,辛玉一大早就被手机吵醒了,他困得头疼,张嘴就喊:“小允,接电话啊!吵死了!”

喊了半天却没人应,手机还是照样响,他这才想起来,他已经回到C市,而季允还在北京。

烦躁的起身拿起手机,辛玉看都没看来电显示就滑下接听:“谁啊?”

电话那头的人一怔,随即声音比他更大:“跟谁说话呢你?啊?”

辛玉一个激灵,语气立刻柔和下来:“妈,是你啊,我这不没睡醒呢吗,找我干嘛?”

辛丽语气这才缓和下来:“你感冒怎么样了?”

辛玉一顿。

昨晚跟程晨坦白他骗辛丽自己感冒的事,也不知道她有没有跟辛丽告状,辛丽现在这通电话是不是来试探他的,他又应该怎么回答……

烦躁了半天,辛玉含糊的“恩”了一声转移话题:“我马上起床,现在就过去看您。”

有种害羞的感觉

辛丽哼了一声:“快点过来,给你留了早餐。”

“好。”

挂下电话,辛玉抱着脑袋哀嚎了一声,真尼玛的痛苦,回来C市怎么就这么多破事,跟自己亲妈说话都得小心翼翼步步为营,还是在北京舒服啊,虽然雾霾满天,但跟季允在一起想怎么耍小性子就怎么耍小性子,啧……

想起季允,辛玉立刻摸出手机趴在床上给她打电话,电话响了一会儿就接通了,季允惺忪的声音传来:“喂?”

辛玉心里一下子柔软起来,她的声音像是有魔力一样,让他焦躁的情绪瞬间平息下来:“还没起床?”

“恩,昨晚熬夜画稿了。”季允说,电话那头的声音似乎是翻了个身。

辛玉用手抠着床单上的丝绒线,想象着季允现在的样子:“我想你了,怎么办?”

季允一下子笑了:“又撒娇。”

“对你才撒娇,别人才没那个殊荣。”

“是是是,大少爷对我最好了。”

“你过来陪我好不好?”辛玉痛苦的说:“我昨晚上没吃饭,只喝了啤酒,现在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

“干嘛不吃饭?”

“因为你不在啊。”

“……”季允哼了一句:“油嘴滑舌。”

“真的,我都快想死你了,怎么办,我离不开你了,你快点过来,坐下午的飞机过来。”辛玉哀求道。

“别闹,这段时间我确实忙。”

辛玉见她不为所动,只好悻悻的打消了这个念头,缠着她说了好一会儿话才放她去睡觉。

挂断电话,辛玉趴在床上自我放空了好一会儿才起床,洗漱过后,穿着拖鞋和白T就打车回了辛家。

辛家,一进门就看到辛丽和程晨正坐在客厅里,眼前摆在几个首饰盒子,两人正在讨论着什么,看见辛玉,辛丽立刻起身说:“回来了,快去吃早餐。”榴莲视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