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客的人不想留,请客的人不想放。

双方僵持起来,气氛显得有些紧张。

云墨道:“想走?那就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话音落下,柳州和佐鸣等人立刻动手,朝着院子里还剩下的那些人杀去,招招都是杀招,丝毫没有留人下来做客的意思。

白袍老者和灰袍老者等人聚集在一起,片刻之间,倒是也拿不下。

“嗡!”

云墨手中的剑鞘发出了嗡鸣声,提醒着主人快点动手。

云墨手指微微抚摸着手中的剑鞘,让它安静一点,“乖,这些人还不配让你动手。”

轩辕剑可是上古的王者之剑,这些人死在轩辕剑之下,简直是高看了他们。

云墨说话的时候完全没有压低声音,白袍老者等人听到这话,本来就不好看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被气的恨不得一口血喷出来。

灰袍老者道:“我掩护,你们撤退。”说着话手中比划了一个手势,一些人朝着他聚拢,还有一些人围绕在白袍老者身边,周身的气势一变,带着肃穆的杀意。

暗七抿了抿嘴唇,目光中闪过兴奋,手中的利剑沾染了敌人的鲜血,滴滴答答的流淌,招式越发的凌厉。

“还不动手,等待何时。”白袍老者一声大喝。

可爱萌女的纯真笑颜尽显淑女味道

狮子吼一般的声音,让没有准备的众人瞬间浑身一震,动作也慢了一些。

刹那间,在众人还没有明白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发生。

宋婉儿怀中的女子抬手,一道冰冷的光芒闪现,朝着宋婉儿的心口刺去,动作很干脆,丝毫没有先前那种被宋婉儿抱在怀中柔弱无力的感觉。

云墨此刻就在宋婉儿的身旁,但是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加上那女子是被宋婉儿护在怀中,正好是一个死角,根本就没有办法阻拦。

柳州和佐鸣等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众人只觉得心神震动,恨不得立刻冲过去护在世子妃的身前,然而,他们来不及。

白袍老者和灰袍老者见此,心中得意,既然不能得到,那么他们宁肯毁掉。

白袍老者等人趁着柳州等人全都看向宋婉儿的时候,带着人就要撤退,这是他们的机会。

匕首刺到了一半,女子脸上的神情充满了不可置信,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怎么可能?”

宋婉儿始终被那名女子遮挡,众人一直都看不清楚她的表情,这下子因为女子起身行刺,倒是让众人看了一个清楚,一只手抓着女子,女子的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几根银针赫然扎在她的身上。

银针很小,纤细无比,不注意看的话,根本就不会看到,而且刚才众人都在看着交战的双方,注意力也都没有在宋婉儿身上,此刻听到女子的话,哪里还会不明白,宋婉儿早就识破了女子的计量。

浑身带血的女子此刻心中很是震惊,她想不通,自己怎么可能失败,“你如何发现的?”

宋婉儿看着面前人几乎要被气死的表情,见到她的模样真的是可怜,难得的有了几分善心,开口解释懂啊:“你虽然易容成了武王府里的丫鬟,而且也仔细的观察过她,但是小翠有一个特殊的习惯,她平日里走路跟别人一样,但是她小时候患过小儿麻痹,右腿有些损伤,走路快的时候,能够看出来。”

小翠因为这件事,心里很自卑,走路的时候总是刻意的注意,走的很是缓慢,这也是她明明规矩礼仪都很不错,但是却没有成为一等的大丫鬟,反而是一个洒扫小丫鬟的原因。

刚才这个假冒的小翠冲过来挡剑的时候,行动很快,身手很是灵活,恰好的挡在了宋婉儿的面前,但是她的右腿根本就没有显出异常。

一身血的女子这下子明白了自己的失误,真的很想一口血喷出去,她千算万算,选择了这个看起来最无害的女子,存在感也很低,没想到还是被宋婉儿给识破。

身上的剑伤仿佛更加的疼了,眼前一阵发黑,早知道她一开始就被识破,刚才为何要冲的那么快,身上的伤是真的,血流的很多,她是不是就快要死了。

宋婉儿随手把女子扔在了地上,一时半刻,这人就是想要死,恐怕都死不了。

“砰!”的一声巨响,却是白袍老者等人想要趁着刚才的机会逃跑,却被早有准备的云墨一掌逼退,重新摔落在院子里。

掌风袭来,仿佛有龙吟之声响起,白袍人觉得身子仿佛都不是自己的,被云墨一掌就打落,直直地掉在了柳州等人的包围中,立刻被早就准备在那里人抓住。

云墨道:“带下去。”

武王府的侍卫立刻把这些人给押送下去。

宋婉儿在云墨看过来的目光中,微微摇头,示意自己没事,然后弯腰,看向了地上的那名女子,“真正的小翠呢?”

女刺客吐出一口血,缓和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嘶哑着声音开口道:“她,她当然死了。”

宋婉儿看了这个女人一眼,“好,很好,暗七,她交给你们了。”

既然好好问话这人不说,那就给她一点厉害。

暗七道:“放心,属下一定问出来。”暗部手中还没有人能够坚持到最后什么也不说,无论多么硬的嘴,他们都能够撬开。

打扫战场,收拾伤员,所有人都忙碌起来。

云墨朝着宋婉儿走去,目光中是毫不掩饰的担忧。

这一个计策在一开始的时候,云墨就坚决不同意,他宁肯自己多费一些时间,也不愿意让宋婉儿冒险,但是最后宋婉儿说服了他,天知道在刚才那一瞬间,幸福宝高清污版app哪怕是知道这一切都是计谋,云墨还是忍不住心中担忧害怕。

宋婉儿看着朝自己走来的云墨,掀起唇角,露出了一个笑容,张嘴想要说什么,眼前瞬间一黑,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婉儿……”

“世子妃……”

惊呼声在耳畔响起,宋婉儿彻底陷入了黑暗。

云墨大步朝着宋婉儿走去,伸手接住了晕倒在他怀中的人,惊慌的声音喊道:“叫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