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海外永久视频

“坪山镇附近发现五级妖兽天香白萝鼠的踪影,燃穴境六重可接。”

“坪山镇闹鬼,燃穴境三重可接。”

“吴师兄,就只有这两个有关坪山镇的任务了,您要接取哪个?”靓丽少女望着吴宇晨,眉目传情。

“都接了吧!多谢!”

吴宇晨将身份令牌递过去,接了任务便走,两个任务都比较低级,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毕竟坪山镇不过是一个小镇,若是真有需要燃穴境九重,甚至天元境修士才能够接取的任务的话,恐怕这坪山镇也距离毁灭不远了。

燃穴境与天元境都无法御器飞行,他们出门,大多数是用跑的,土豪一些的在腿上贴点神行符,亦或者买只纸鹤慢慢飞回去。

不过这纸鹤通常有次数限制,价格昂贵速度又慢,用的人并不多。

坪山镇距离万岳宗并不远,背靠青山,河流环绕,通常凡人的小镇皆为如此,但依山傍水也仅仅是宜居条件之一,最关键的是要安全。

远离妖兽危害,远离鬼物行踪,而这一切,便需要依托于宗门的保护了。

凡人与宗门的关系,就好似鱼与水,彼此依存,相互反哺。

而方圆千里,皆是得到万岳宗的庇护。

雨后的坪山镇,笼罩在烟雾缭绕之间,那青石板铺就的街道,伤痕累累,带着几分苔藓,湿漉漉的。街道两旁摆着些许摊位,一些孩童在唱着童谣:“青石板,石板清,青石板上跳皮筋。敲铜锣,打大鼓,青石板上溜兔灯……”

日系可爱大眼少女清新俏皮街头写真

一片祥和间,依稀有些莫名之处。

是自己想多了吗?

吴宇晨缓步走在路上,看着那些孩童们穿着破旧打着补丁的衣服奔跑,笑容灿烂,这样的场景,哪怕在自己小时候也未曾经历,他的心,也跟着渐渐平静下来。

“哒哒!”

马蹄声响起,打破了吴宇晨难得的安宁,他抬头看去,却见得一匹骏马奔袭而来,马上坐着一个劲装青年,一边跑马还一边大喝:“滚开,一群臭要饭的,拦住我的马,想死吗?”

这青石板小路宽不及两米,摆上摊位之后,自然也就狭窄不少,根本不适合纵马,但这青年却是不管不顾,撞倒不少摊位,惹来几声低低的咒骂。

“敢骂我,想死吗?”

青年或是习武的缘故,耳聪目明,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些镇民赶忙低下头去,他们可不敢惹这些大人物,只能忍住。

青年回过头来,却发现不远处竟然有一个小孩站在路中央,或许是被吓到的缘故,只是呆呆的立在那儿,而以马匹的速度,只要几息便能到达。

若是在此刻拉住马头,勉强也能够让马儿停下,或许会让马儿受点伤,那青年却是眼中凶光一闪,厉声道:“敢拦我的马,去死吧!”

话音落下,青年手中长鞭冲着那小孩甩了过去,长鞭破空,发出啪的一声脆响,若是打在小孩身上,这带着马匹冲击的巨大力道,恐怕会直接将这小孩抽死。

小孩的瞳孔之中,那鞭子如蛇,在空中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直奔而来,而那匹高头大马越来越大,形如狰狞的怪兽。

啪!

一只手横空出现,准确无误的抓住了鞭子,那青年堪堪反应过来,眸子间戾气大盛,却是狠狠的拍了一记马臀,那骏马长嘶一声,狠狠撞了过来,他阴森的声音随之响起:“去死!”

“小心。”

边上传来不少人的惊呼声,这马匹速度极快,这青年又眉清目秀,身上没几块肌肉,若是撞上,恐怕会骨骼碎裂变成残废。

吴宇晨冷哼一声,却是伸出了一只手,轻飘飘的贴在了马的头颅上,若是放慢速度,则能够看到这马匹的头颅缓缓的凹了进去,它发出了痛苦的哀鸣声,四蹄狂蹬,却根本无法寸进,这强大的动能无法释放,使得马儿身上骨骼尽碎。

下一瞬,骏马哀嚎躺地,而那马上的青年却是抓不住缰绳,飞出了十多米开外,在青石板上滚了几圈,动也不动。

“狗蛋!”

一位妇人跑了出来,将那小孩死死的搂在怀里,眸子里有泪花滚动,她看了吴宇晨一眼,脸上闪现着复杂的神情:“还是快走吧,外乡人,这是雷家的少爷。”

妇人说完,便抱着小孩急匆匆的走了,她并不认得吴宇晨,这也正常,吴宇晨从十岁进入万岳宗,几年才回来一次,匆匆数天就走了,别说是同镇之人,恐怕就连吴家的亲戚,也不一定能够全部认得出他来。

雷家,便是镇上的另一大家族,在各方各面都力压吴家,如果不是因为有吴宇晨这个所谓的宗门弟子的威慑在,恐怕雷家早就对吴家下手了。

吴宇晨看着那躺在地上动也不动的所谓雷家少爷,却是并没有放在心上。

燃穴境五重便能够震慑住雷家,如今自己已经燃穴境八重了,若是雷家蹦跶得太猖狂,他并不介意给雷家一点教训瞧瞧。

按照记忆,吴宇晨走到了吴家的大院,相比起镇子上那些老旧的宅子,这大院便气派得很,黑色大门红色灯笼,门口摆放着两头石狮,牌匾上吴府两个大字如笔走龙蛇。

看到吴家的大院,吴宇晨也能够体会得到为何每个人都要拼命的往宗门里面挤了……

哪怕只是个小门派的外门弟子,在世俗凡人眼中,已经是了不得的存在了,如果能够进到内门,那便与仙人无异。

“宇晨少爷,您回家探亲吗?”

门口两个侍从看到吴宇晨,顿时眼前一亮,迎了上来,他们自然会认得吴宇晨,这可是吴家最出息的一位少爷了,被万岳宗收为弟子,强大无比。

吴宇晨冲着两人点了点头,道:“老爷在吗?”

“在的,我领少爷进去。”侍从恭敬的说道。

“还领什么,我自己进去,们速速禀报。”

吴宇晨呵呵一笑,“自己”虽然十岁便已离家,但吴府的布局并没有太大改变,再者他这几年也回来了几次,倒不至于会迷路。

坐在会客厅当中,婢女端来香茗,偷偷的在一旁看着吴宇晨,吴宇晨倒是没有在意,他此刻想得更多的是宗门的任务。

吴家毕竟是地头蛇,他之所以先回家族,也是存着先找家里询问一番的念头,总比自己一个人瞎折腾方便得多。

……